当我在2003 年6月被诊断患有血癌时,我感到震惊因为医生告诉我这个病症是没有方法治疗的。 那时我的朋友就建议我尝试入法身法门的禅修方法,我的第一次禅修时,心里充满了杂念并感到压力和头疼。但禅师要求我再次尝试。因此我设法放松身体和默念“三玛阿罗汉”以消除杂念。过了一会儿,我的心变得越来越平静并感受到难以形容的喜悦。当我继续禅修时, 我的血液的质量有改善的迹象,这让我的医生感到惊讶。过了五个月以后,我再去医院验血, 医生很困惑的看了我的医药报告 – 我的血液质量已回到普通水平。我现在每天都会禅修两小时。

Boontern Saechiang
47 岁 家庭主妇, 香港

 

我学习入法身法门的禅修方法已有八年。当我被诊断患了血癌, 我把更多时间用于禅修上。我的医生感到惊奇告诉我如果换成其它的患者,在相似的病情下都已经死了。然而我从未担心过我的病情, 即使我有多次的化疗我的头发再也没有掉 而且我还感觉很好。

Iam Dhammasujarith
69 岁的退休的公务员, 前芝加哥的市长的顾问, 美国

 

这几年来我患了骨头疾病,我无法长时间坐在同一个位置。以前我必须每天服食三颗药片, 但在我持续学习入法身法门的禅修方法后, 我只需每个星期服食两颗药片。这是令人惊讶的!

Flemming Buus
40 岁的工厂监督员, 丹麦

 

在学习入法身法门的禅修方法之前, 我经常因为工作而感到压力。现在我的心已比较冷静和柔和。我发现当我们张开眼睛时,我们得到的幸福是被问题或痛苦搀杂的。但是当我们闭上眼睛和静止心念时,我们就会体验到纯净的幸福 – 没有一丝的痛苦。”

Kadum
新闻通讯员, 阿曼